[閱讀中國]上海拉拉: 中國都市女同志社群與政治

9789888208609

香港電台「中國點點點」節目: click the following link for podcast 閱讀中國:陸潔玲 推介 – 上海拉拉:中國都市女 同志社群與政治 作者:金曄路 (2016-06-30)

++++++++++++++++++++++++++++++++++++++++

書籍是最有耐心、最能忍耐和最令人愉快的夥伴。在任何艱難困苦的時刻,它都不會拋棄你。

——史美爾斯

+++++++++++++++++++++++++++++++++++++++

我今日介紹金曄路在2014年出版的一本關於中國女同性戀者的民族誌研究。

書名是: 上海拉拉: 中國都市女同志社群與政治。作者金曄路是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助理教授,專注性/別研究,她亦是學人。性。聯盟。的創辦人之一。

這本書紀錄了她2005 – 2010 年間在上海做的田野調查、訪談了25位活躍於上海的女同性戀者。(她稱為報導人)。她們由20多到40多歲,居於城市,都是華人。她們大部份都是做白領工作或者在求學。透過她們的故事,作者讓我們去了解自2000出現,然後到2005年後急促浮現/形成的上海拉拉社群和她們的生活面貌。

追溯拉拉一詞,其實是由英文lesbian 演變而來。 Les,即是拉子,這個稱謂是台灣常見的。後來在香港再到中國就演變成為「拉拉」;代表擁有同性情慾的女性,她們的一種社群身份。包括女同性戀、雙性戀以及有跨性別認同的女性。至於「同志」是指中國的整個LGBTQ 的社群,其他如男同志。金曄路所做的研究正好見證了中國同志運動的興起、莊大。也在深入訪談中,體會同志社群如何在法制和權利間保護自己,還有面對強權時無畏的幽默感。

「同志」新解

其實1949以後的中國,同志是極具政治意義的名詞。不分男女、上司下屬,都是以同志相稱,指的是「革命同志」,不分階級性別、種族的為社會主義革命而工作。但是2000年後,「同志」 有了新定義,亦是在中國學術界發展最快及最蓬勃的領域。作者金曄路在這本書追溯了中國同志運動興起的過程及原因。不過,她認為對同志社群的國家和社會禁令、控制依然存在。男的被視為對公共健康、社會穩定/公眾安全的威脅。女的就被邊緣化、沒有提及。她認為是大眾仍然以異性戀的角度來思考女性的地位身份,同時也否定女性的性和情慾,因此她發現女同志工作在中國也很依賴男同志的資源而生存。

線上/線下: 找到彼此、建立聯系

上海拉拉,全書定位在上海,亦是作者金曄路的故鄉/出生地,這個以「 慾望之都」見稱的中國大城市。作者透過和上海女愛工作組而遂步了解拉拉社群的生活,除了人口流動之後,互聯網興起,也就成為了是中國男女同志最重要的社交媒體。線上活動讓他們仍然可以隱藏自己。拉拉透過網絡發現原來「 我不是孤單的」 ,也因而「 找到彼此、建立聯系」。愛慕女生的經歷原來不是只有自己,發現「我不是異類」的同時也找到了形容自己的話語,甚至不同做愛的方式。

上海女愛的小站p381657589

根據作者的資料, 阿拉島、深秋小屋、花開的地方等都是 2000年開始的拉拉網站,以花開的地方為例, 2005 就有四萬名登記用戶。線下的 社交場所及活動也同樣活躍,透過短訊、網站、QQ群宣傳。有女同志派對、酒吧、咖啡館 。 蝴蝶吧是其中一個極受歡迎的拉拉浦點。不過這些派對組織者,有時也會以游擊形態出現,在不同的場地進行,以避免滋擾。其他如大學的同志學生小組、主題討論會(沙龍) 社交聚會、熱線,文化活動,包羅萬有。一或套關於拉拉的獨立電影:傷花在 2003年社群播放; 上海女愛還進行了拉拉的口述史。上海復旦大學- 的同性戀健康社會科學 (MASTER COURSE) ; 同性戀研究 – 通識課程 。這些課程受到媒體關注,報導了破紀錄的出席率。熱潮還延伸到商業活動:專為拉拉拍婚紗照、藝術照的店湧現。

然而拉拉的路仍然不好走,他們網上不時受到敲詐者 勒索 現金,恐嚇向家人、學校、工作單位揭發,但是他們都不會尋求協助。同時社會對女性的枷鎖還是沒有減少,女性情慾空間及自主還很遙遠,仍然不被認為是真實或者重要的存在。作者提醒我們對拉拉的寬容並不等於接納。眾多的拉拉在面對家庭的壓力,必須作出抉擇。

不「正常」女子的故事: 家庭、婚姻、愛情抉擇

作者在2005年認識了從中國南部小城逃到上海的小黃,並以她的故事為書作結。 有一天小黃聽到自家樓下響起鞭炮,原來父母已為她安排了訂婚,為了要逃離父母的迫婚,她只好毅然出走,放下與她相戀達十年的女朋友。女朋友在無法反抗父母,已經結婚,選擇對象時就由小黃過目,由小黃決定。成婚後,她們保持關系,小黃是女兒的乾媽,名字也用了小黃的名字。迫不得已之下兩人才分開。如今小黃來到上海,和這兒的上海拉拉社群一起爭取社會對女愛的認同。金曄路說這不是單一的故事,而是很多來自中國各地拉拉的故事。

拉拉「出櫃」是線上討論最熱烈及最為拉拉關注的,她們都不贊成一時衝動,反而是應該有策略、小心謹慎的進行。其中一種是遂步軟出櫃:例如向父母展示與女友照片,邀約女友與來家與父母進餐等,加強父母的心理準備。其中Ah Moon 就觀察到母親很喜歡「超女參賽者」李宇春,於是常常和母親討論她。直到李宇春拉拉身份披露之後,Ah Moon 見母親對李宇春的緋聞毫無反感,才大膽向母親表達自己的性取向。

縱然大多數父母都會認為 獨身女子是不幸的,但若女兒最終沒有嫁出去,父母到最後會寧願向外界承認自己女兒單身,因為女兒是拉子是「不光彩」,會令父母丟臉。例如Ling 雖然獲得女朋友家人的認可,但只可以在關起門的家中。如果是親朋戚友的聚會時,Ling 就會被說成是一個親戚。

有些拉拉會一直隱瞞,還會和男同志couples 進行「形式婚姻」,因而可以避過家庭迫婚的壓力。亦有些拉拉過著秘密的雙重生活,亦有些向丈夫坦白。其中Mu的女友在國外,丈夫意外地接受她和戀人的關係 。主要是因為對方是個女的。原來外遇是女性對男性構成較少的威脅。

說了這麼多故事,金曄路這本書向我們展示拉拉所面對的其實是社會對整體女性婚姻、家庭的刻板要求;源於社會以異性戀家庭為主導的普遍秩序,無視女性的情慾及自主空間。閱讀拉拉社群的故事、日常生活面貌,正開啟我們對家庭形式、親密關係、女性情慾空間的一扇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