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戴套以外: 大學性/別教育須走出「恐懼」

香蕉戴套以外: 大學性/別教育須走出「恐懼」
文:陸潔玲博士(香港理工大學香港專上學院講師)
圖:第一屆「快樂性福」──基督教性/別文化節籌委
2014年3月16日
1077242_189988117877760_1502234429_o
踏入二、三月,相繼收到大專院校籌組「性/別文化節」的訊息,大概自2007年開始接續至今,每年都有學生組織大大小小的「性/別文化節」。內容十分豐富,有專題講座、電影放映、性玩具展覽、性別「換裝」行動,以及與性/別小眾例如性工作者、同志和誇性別人士等的對談。其中香港理工大學本部及其附屬的專上學院、明愛專上學院等,慢慢把「文化節」發展成一個有持續性、有系統、開放的性/別議題討論平台,嘗試從年青人的角度探討性/別議題,跳離「正確知識及態度」、「道德」的框框,提出對自我性態度、性身份的反省。

學生主導 改變大專性文化

今年的校園性/別節,包括二月在香港城市大學舉行的第一屆「快樂性福──基督教性/別文化節」,由三個香港基督教組織舉辦。據報有傳媒收到學生投訴,不滿在校園舉行由男性性工作者主持的性工作坊,尤其不滿的是性工作坊中出現的身體接觸。

這個事件反映了大眾對校園「性教育」的一些固有看法。正規「性教育」一直都是由官方機構、校長、教師、家長或社會認同的專業人士作為主導者,無論課程內容和目的都把年青人放置於被動的、接收者的角色。這些由學生主導的大專性/別文化節,則有別於傳統性教育「知識為本」、或教師主導的模式,而是由學生主動設定議題,帶動同學去反思自己的「性態度」、「親密關係」,以及正視我們身處社會的性/別處境。這些活動的持續推行,可以改變大專校園的性文化,讓大學成為年青人能自由探索性態度、性別意識和身份的場所。

分男女對錯 窒礙性教育

回顧香港的學校性教育,要追溯到1986年才發表的第一份《中學性教育指引》,而隨後的成效檢討都「強差人意」。批評包括學校欠缺全盤政策、迴避敏感及具爭議性的議題,而教學上仍使用傳統的灌輸式教學方法。為此,香港課程發展委員會根據多個研究的檢討,於1997修訂了一份《學校性教育指引》。及後在2008年,香港基督教協基會在20間中學訪問了共3584名中學生,發現學校的性教育所選內容未能配合學生的需要。例如「不喜歡參與學校性教育」的學生比「喜歡的」高出三倍;而在主題上,學生期望的如「性衝動/性幻想」及「性與法律/性罪行」等,也都不是學校課程的重點。性教育過往的問題就是把性教育等同性知識,或者一些抽離情景的技巧,並放置於一個「對與錯」的關係,欠缺對個人需要的理解,亦欠缺從人與人相處的角度出發。

在我的課堂上,我常常邀請同學分享他們的性教育經驗,所得的反應大都是:印象模糊。比較一致的是,大部份女同學都會憶述一套「講墮胎」的影片,當我請她們談談內容時,她們只會補充: 「攪爛bb」,然後就不肯再談及任何其他細節。追問下去,反應都很一致:「好得人驚!好肉酸!」。另外女生常提及的是只給「高年級」女同學參加的「衛生巾」講座,至於細節就只是說:「教你點用囉!」,或者是: 「有衛生巾派」。也曾經有女生好詳細的畫了男女生殖器官,她說這就是她上堂和看書學到的性教育。至於男生,幾乎沒有甚麼記得的性教育。只有個別同學,記得學校有「教帶套」。那個男生印象難忘的是當時老師請他出來用香蕉示範,以及同學起哄的尷尬。他反而對女同學提及的「衛生巾」講座印象深刻,因為這是男生「不可以參加」的。他憶述,就算他和其他男同學連番追問,女同學或顯得尷尬、或迴避,怎樣也無從獲知內容,讓他們覺得很神祕、奇怪。他們更聯想到一些生活經驗,例如遇到女同學的校裙染有血漬,以為她受了傷所以拿膠布給她的軼事。

這些「瘀事」或許很有趣,但也讓我們驚覺學校的性教育,其實一早已經為男女劃界,阻礙溝通;同時亦把一些女性的生理現象披上「恐懼和神秘」的色彩。正如台灣性/別研究學者何春蕤教授提出:教育就是性教育,因為在學校教育中原本就包含了性的「隱藏課程」。她認為:「有關性的價值、規範、認同、文化意義、知識、實踐等等,不但是透過正式課程來傳遞,而且更常是透過「隱藏課程」(例如老師態度、學校安排等)來傳遞,甚至被內化的(internalized)。」從學生口中所總結的香港性教育,就只是一個單單與技術相關的事情,例如戴套、使用衛生巾。學校仍依賴「恐懼」來達成性教育的目的,這樣的性教育實在無法讓青少年有空間去發展自己的性態度、價值觀。

尊重年輕人 開放校園性空間

「性教育」可以說是學科中在「教學成果」(Learning Outcome) 討論上最具爭議性的一科。根據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每五年一度的「青少年與性研究」(始自1981年),歷年的結果都是在提醒公眾:現時性教育不足。香港青少年性研究的多聚焦年青人的性行為模式,例如有沒有使用安全套、能否掌握性知識等,或公佈「意外懷孕」、「未成年少女墮胎」的數字。然而大部份研究都沒有把「性教育如何進行」作為焦點。學校只側重正規課程,對學生在日常生活中如何談性和思考自己的性價值觀缺乏關心,這正正反映了學校對「隱藏課程」重要性的忽視。

這幾年的教學互動,讓我了解到大學教育作為承接和延伸中學性教育的角色。大專院校可鼓勵同學通過整理過往的性教育經驗,來進一步獨立自主的去探索自己的性態度和性身份的認同。正如一些同學指出,大專教育著重人格培育,其實無法迴避性/別的討論。大學校園作為一個安全、開放、不受歧視的空間,理應讓性/別討論及思考延續。

校園的性/別討論空間是否開放,取決於學校管理層的教育抱負,以及教師的態度是否鼓勵討論。我們必須尊重年青人談性的權利,由年青人主動參與制定性/別討論的議題是很重要的,這樣才可以走出恐懼,讓性教育和他們日常生活結連起來。

本 專 欄 由 「 學 人 。 性 。 聯 盟 」 策 劃

「 學 人 。 性 。 聯 盟 」 由 一 群 關 注 香 港 性 與 性 別 議 題 的 教 師 及 學 者 組 成 , 其 中 包 括 從 事 性 與 性 別 教 育 、 研 究 , 及 女 、 男 同 志 、 雙 性 愛 同 志 、 跨 性 別 人 士 及 酷 兒 認 同 的 學 者 。 聯 盟 旨 在 提 供 和 促 進 性 與 性 別 多 元 議 題 的 教 育 、 研 究 、 培 訓 及 支 援 , 邁 向 更 尊 重 差 異 、 開 明 進 步 的 社 會 。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