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與重奪尊嚴

「你們一世都沒有機會入到這裏(貨櫃碼頭)!」「這裏要申請批准才可以來!記者更加不歡迎!」「這裏的事情外面没有人知! 」

罷工第四天,簡單打個招呼後,工友你一言我一語、熱情的回應著,聽我說是理大專上學院的,還老實不客氣的說:「八大院校一早都黎左啦!」好像我們來得很晚了!短短的個多兩個小時,我和其他老師學生親身在罷工現場,聽着、了解著一些活生生的壓迫及剝削,在香港某一個角落每一天如是的持續着!我們卻從沒有知道!

黎生大概四十歲左右,他是理貨員,即是「揸紙」,在這碼頭工作了二十年,他辟頭就說:「你話間公司對我地D工人好唔好?出糧時間越推越遲,本來每月五號,又推到6、7號,出張紙通知你就算,唔會同你商量!•••新年都唔會出住上期糧俾你。總之你自己搞掂!你話好唔好?新年、假期一律唔准請假!我做左20年就只有兩次年初一在家過年!你話?!我阿媽已經八十多歲•••」說到委屈之處,黎生一下子紅了眼。

「我阿爸是漁民,一共十兄弟姊妹,我排行第十。細細個跟我爸爸出海!到上左岸就開始在碼頭工作!」黎生話個碼頭的人有一半是漁民來的。「我地係用時間賺錢!要返到連續三更,至賺到而家的千多元!如果返到一更就賺唔到!每日報到左就等編配!我有一個月三十日做左廿九日!係一連做左十八日,休一日再連續返!」

「過去我地無出聲,忍左佢!人工都爭取過,但係公司無照做!今次都只是搏下!」

「沒有想過有禁多人支持,有禁多學生•••」突然黎生反客為主、很有興趣地連珠炮發的,問番我地:「你地點知㗎?點解會來支持?」之后,黎生架上老花鏡,和学生交流了一下手機上面書有關明天行動的資訊!結論是:「你開個面書户口就睇到架啦!」

談到一呼百應的各方支援,談到陸續加入的工人,看著碼頭現場的熱鬧,黎生展現了笑容:「一D都唔似搞工運,似民運多d。八九年咁,大家隨心出發,我都有去集會!」黎生說來好像舒了一口氣,有點自豪,突然間那些過去的怨屈好像也一掃而空!他不忘提點我們要把他们的故事説出来!那一刻我也無法不想起天安門的情境,那種唇齿相依、生命交織的感覺。

交談中,黎生一直都強調因為自己讀書小,無辦法!只可以做這行!
「以前未轉外判前也還可以! 現在好像是睇死你出面無人請,恰得就恰!」
「今次罷工預左唔做!我們是為左全部既人,唔可以再係咁!」
「我老婆最擔心,這幾晚都瞓唔著,因為我地供緊樓!」這時黎生又紅了眼!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