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推介: 誰是香港人?香港小人物誌 2012

第五部份: /性別政治 

陸潔玲、陳賢、呂君豪

縱然這些年來,我們經歷男女平權運動、女性主義的洗禮,酷兒理論以及同志爭權走上街頭對異性戀霸權作出挑戰,但在日常生活中的「性」和「性別」的「治理」(governing) 卻在香港社會的「虛擬自由主義」旗幟下,依然故我,一切都仍然來得理所當然。

這一個章節以「性/性別政治」為軸,湊合了七個香港社會的平常故事,透過「口述歷史」的方法、被訪者與訪問者的交流反思,一起重新審視香港社會中平常不過的事物與現象。我們認同「文化不過平常事」(Culture is ordinary) 的同時亦相信「文化亦有其政治性」(Culture is political) 。在書寫故事之餘,我們嘗試呈現這些平常人在日常生活中、在主流意識形態、道德規範中載浮載沉,在看似無奈和妥協中開創了一些對抗常規的經驗。她/他們包括: 面對出櫃、性、愛和婚姻的領域上的思考、掙扎、徘徊的男同志;身為女性的「新」移民、媽姐、水上新娘、油漆工人,在香港社會努力衝破性別主義所帶給她們的生活桎梏。無論您同意與否,每一個都有他們對生命的執著與堅持。

同性、愛

 2011年第三屆香港同志遊行熱鬧的舉行過了,網絡上熱傳了一些照片,CoCo的唱歌片段……在這個城市引起了一點熱暖和關注。今年的主題曲是《驕傲愛上街》,歌詞寫心聲: 「途人異樣眼光,其實我不用去猜,如未慣亦別見怪,來日碰面說聲hi」。然而同志在日常生活中又如何處理「異樣眼光」呢?神婆訪問「0」仔 LuLu就聚焦在他的「私領域」:其家人、朋友,以及在愛情、性生活中如何實現自己的認同和人生的故事。兩人於2005年相知相識,在同路人的道路上互相扶持,但兩人對「性、婚姻」的主流價值的認同與反抗不盡相同。這篇文章有趣之處是我們在閱讀LuLu故事的同時能讀到神婆的故事。神婆開宗明義指出自己是「0」仔,卻又把自己放置於一個「局外人」的位置,透過LuLu去窺探寬闊的「同志世界」,最後他有這樣的精彩的對話與自白:「同志界似乎比我想像中正常,有點失落,但也有點高興。」真情流露扣人心弦。

女性、婚姻

女性的人生目標就是擁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女性的價值就體現在一紙婚書上?在日常生活當中,我們在不同的場域都被告知婚姻是每個女性的人生必經階段,我們並要在適當的時候進入這個階段,以完滿自己的女性身份。我們有選擇的空間嗎?《水上新娘》及《媽姐》正為我們對上述問題提供一個新的思考方向,並著力揭示出女性獨立自主的一面。

經歷過文化大革命,對內地男尊女卑的社會有深切體會的《水上新娘》葉小紅,並不是以追求幸福美滿的家庭為由而選擇進入婚姻關係。她曾嘗試偷渡到香港但失敗,其後把握到一個偶然的機會,通過婚姻去擺脫內地的艱苦生活,力圖主宰自己的命運。《水上新娘》就描述了她在婚姻上的選擇如何與她的生命歷程緊緊扣連。而《媽姐》的主角歡姐,對婚姻則有另一種態度。她早在十八、九歲時已經選擇終生獨身,拒絕依賴男性生活,並從事家傭的工作直到退休。從歡姐的故事,讀者既可以認識到媽姐這個已退出歷史舞台的行業的特色,同時亦可了解這群獨立自主的女性,如何挑戰主流的婚姻價值觀,並追求自己的理想生活。葉小紅及歡姐那「偏離」於主流價值觀的婚姻態度,體現了女性面對婚姻制度時實踐自主性的可能性。

女性、職業的故事

八十年代來自中國的移民帶著對香港作為「進步、現代化」的想象,所走過的移民路,有辛酸、有歡笑。《打工媽媽》的作者訪問了母親,記錄其工廠女工和「八佰伴」售貨員的打工生涯。既要工作和照顧家庭,工廠女工互相諒解支持,展現女性社群認同以及女性同樣是支撐家庭的重要一員。《利姐的移民路》則展示移民來港後,利姐由於在內地獲得的護士專業資格不獲確認,只好轉行到製衣廠從事車衣工作,及其後加入電子製造業。縱然萬般失意,卻為了下一代的成長而努力落地生根。

在一個被定型為不正經的行業──媽媽生,到底實質的工作內容是什麼?在家庭、社會倫理方面,對行業的誤解造成女性受到什麼的壓力呢?同樣地,行業中的女性是如何互相支持、認同?《藍小姐的媽媽生歲月》的故事讓我們重新理解這個「色情」行業的人和事。

《無錯,我媽媽是一個油漆師傅!》直接衝擊「油漆師傅」是男性專屬的行業這迷思。作者母親王師傅的故事除了書寫女性踏進被認為「男性行業」而所遭受的歧視、嘲諷等語言暴力,「同工不同酬」的情況更是對女性不平等的生產關係。面對不公義,我們卻看見一個不亢不卑的女性身影,努力建造屬於她的幸福。

學者Nancy Fraser[1] 認為,社會公義是複雜的概念。她把社會公義形象化為光譜,指出一個面向是考慮對社群的「身份認同」(politics of recognition)。這層面所理解的不公義,是指某社群擁有較差的社會位置,是源於大眾文化對該社群的誤解和定型。另一面向,就是「重新分配原則」(redistributive claims)。其所定義的不公,直指不對等的生產關係,主要以剝削的形式進行。這種不公所相應的解藥,是確實地把工作規範化,重整或更變為更公平的生產關係。兩種面向的不公義並不是對立,在一些情況更是同時發生。本章節所收錄的故事,就正好說明女性以及同志社群如何在生活空間,挑戰着不同類型的不公義。閱讀別人的故事,讓我們進一步思考如何在更廣泛的層面上實踐我們的自主性,從而把社會規範置於我們身上的枷鎖解除。我們都可以為自己的人生作出選擇。


[1] Fraser, Nancy (1999), “Social Justice in the Age of Identity Politics: Redistribution, Recognition, and Participation," in Larry Ray and Andrew Sayer eds. Culture and Economy After the Cultural Turn, London/ Thousand Oaks/ New Delhi: SAGE Publications, pp.25-52.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