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 台灣2012總統選舉後記

2012年1月11-15曰我在台北,很記得出發前我在fb的留話:我去學習感受直選,因為我已經討厭(在香港)一個接一個似是而非的偽選舉。

縱然如此,我對這種空降式「觀選」並不抱有太大期望。萬沒料到,這幾天卻讓我呼吸到清新的政治空氣,濃濃的人民氣息。也徹底地被蔡英文、她的團隊深深打動、被徵服。

2000年我也在台灣旅行,誤闖陳水扁的總統大選造勢晚會,早就見識過民進黨支持者的熱情,還有他們選舉工程之浩大。回港後得知陳水扁當選,在台灣史上出現了第一次的政黨輪替,有點高興。一直在野的民進黨有不屈於打壓的光輝一頁,在八十年代亦以各種肢體行動表達反對聲音而惹人注目,他們明知在議事堂人少「輸硬」會以滋擾、打亂或癱瘓會議為策略,引起了一些不文明與野蠻的批評,而我則視之為一個運用「弱者的武器」(Weapon of the Weak)的經典例子。很可惜後來,這次「成功變天」卻只落得惨淡下場…還好故事並沒有告終。今次觀選讓我看見2008年跌到谷底的民進黨憑蔡英文及其團隊,浴火重生。而作為活在「虛擬自由主義」1(vitual liberalism)的香港太久的我,深受那些真誠為台灣未來而投入選舉中的人而感動,願意帶著不一樣的角度去重新理解選舉政治的力量,尤其是「女性」力量的可能性。

「我愛蔡英文、我愛女總統」

13號晚最後的造勢晚會,我們下午從競選總部得知蔡英文晚上九時才會到,所以先到馬英九在凱達格蘭大道的晚會。那裡早已擠滿了人,坐在最前面的是海外回台團隊,相當有氣勢,很樂意讓我們為他帶來的宣傳品拍照,很有嘉年華會的氣氛。但開場後的連串綜藝表演讓人摸不著頭腦,再到新北市市長朱立倫(蔡英文就在2010年臺灣五市市長選舉輸給朱立倫)發言,那種以商家為主導的經濟論、以兩岸和諧繁榮論讓人聽得不舒服,之後就跟著人群努力的擠了出去,幾經辛苦走出了水泄不通的會場,再有一次那種出走、逃離喧鬧的感覺。

來到新北市板橋運動場會場,甚有氣勢,會場外就看到長長的遊行隊伍,大鑼大鼓的。交通管制下,的士司機還是讓我們在會場外下了車,雖然他明確表示不支持蔡英文,但還是再三提點我們入口在那裡。會場外放了亮著燈的「小豬凱旋門」,近看原來由一隻隻寫了字句的小豬砌成,另外就是小檔口正販賣各式宣傳品,又有反核團體在簽名…諾大的廣場熱鬧但不算擁擠。通過簡單的安檢順利跟著人群進場。一進場就被那種氣勢吸引,迫滿人的圓形大運動場,每人手持營光棒在揮動,很是壯觀。置身其中,細看都是有老有嫩,我前面就是一家三口,兒子大概20左右,中年亞叔/伯伯,大概50-70之間,亦有不少年輕女性。台上最惹人注目的是一個正中大大橫匾寫著:台灣第1女總統,過去沒留意當下才知道蔡團隊竟然以女總統為「策略」。蘇嘉全在講話,都用閩南話,我是完全聽不懂。身旁的大家都看來聽得很是味兒(很想自己都有家鄉話)。聽他們說大會都一直在講,沒有那種綜藝表演。九時左右,蔡英文真的出現了,群眾熱情洋溢的高叫:「我愛蔡英文、我愛女總統」。我愛女總統?我身旁的人在熱烈和應: 我愛、女總統,不分男女!在這一刻,我不無感動。

怎樣的一個社會會如此看待女性?怎樣的政黨或者是競選團隊才會敢把女性身份置於政治上的聯想而不是美白與完美身段。女性何時何地才會因為她的性別身份而獲取政治上支持?

根據媒體的報導,蔡英文曾經這樣理解她參選的意義: 在未來這個國家的每一個小女孩,都可以充滿自信的寫下:我的志願,就是要當台灣的總統。當一個女孩的志願是總統,她會怎樣面對這個世界?這是我回港後等一天返學途中給自己的練習…從來都努力扮演支持者、照顧者的女性會因而站得更前嗎?會在愛情、婚姻的界限下走出一條自己的路嗎?怎樣命名自己、怎樣理解自己在這社會的位置,可以怎樣改變我們的日常生活呢?

在香港經歷着一次又一次的「虛擬」選舉,前陣子鬧哄哄的功能組別選舉,我家的信箱每每被宣傳單張所填滿,以社福界為例,左中右、保守前衛,由久未露面/已收山的到新進社工都傾巢而出,實在令我大惑不解。其中一張是這樣寫的:「這是最後一屆的小圈子的特首選舉,我們有需要、有機會也有責任,揀選一位有魄力、有勇氣,懷抱民主、公義和關愛等核心價值的特首,帶領香港落實全面普選,縮減貧富差距,令經濟增長帶來公平的社會發展,與公民社會建立積極的伙伴關係。」

…看著這種正氣凜然的努力只會增強了其荒謬性,和我的無力感。這樣的一個「虛擬」選舉,我們怎麼玩得那樣認真?我們怎麼玩得那麼循規導矩,令我好不安。這樣的選舉能帶給人們力量嗎?誰會再相信政治,誰再可能對政治投放夢想。到底誰扭曲了我們的政治?

誠如Hannah Adrent 所提問:政治的意義是什麼呢?當政治被認為是手段,是用以達成其自身之外的目的;當強制力被用來「創造」自由時,政治原則就從地球上消失了。在此,我們必須去思考「政治的教育性」,每一個政治參與所带出的政治文化,因為這遠比這一個行為本身更具深遠的影响。

雨中聽蔡英文的敗選宣言,雨水與淚水融和。我們多久沒能為看人為政治而如此真誠的難過?我願意如此的麻木無奈或憤慨嗎?…我看到競選總部女厠內兩代女性的對話。年長的在安慰哭泣的「小英女孩」:我們沒有輸,四年前蔡英文才接手…妳們年青人…另一邊廂,義工休息區在debriefing, 嘉許各人的參與,又為一些人在鼓掌…

這是一段在蔡英文敗選感言網上的對話

Anonymous on 1/20/2012 11:44 AM :

最動人的演說???? That’s hopelessly stupid to be touched by a politician.

ZonYo on 1/20/2012 10:04 PM :

回樓上,我不知道你是哪裡人,但身為一個台灣人,也許我可以說說我的想法:我知道我們也許會被騙,但我仍然願意相信,願意感動,因為這感動會讓我們去做一點事,去把台灣改變得更好。不是相信政治人物會去改變,而是感動本身就是有力量的。

香港我們想選擇什麼,可以怎樣走下去?

References

1. 安徒(2010) 《虛擬自由主義的終結》,許寶強編《重寫我城故事》,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3-12頁。
2. Hannah Adrent (2010) 政治的承諾, 台灣:左岸文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